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時政·改革 > 列表

在“一帶一路”建設背景下妥善應對移民問題

作者:華東師范大學一帶一路與全球發展研究院研究員 方旭東

 
  ● 移民擴大了人類生存空間,也促進了生產空間的擴大,有利于文明的傳播,及種族、民族的同化、融合,它不僅能改善人與自然的關系,也推動整個社會的經濟、文化發展,還為個體的自我實現與自我完善提供條件。但移民不當,也會導致族群、社會群體沖突,導致社會排斥和分裂,產生次生貧困,引發社會動蕩,增加國家與地方經濟負擔,惡化生存環境等。
 
  移民是重要的人口地理現象和社會現象,它使遷出地與遷入地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資源、環境條件發生重要變化,對生產生活、公共服務、公共設施、資源利用、生態和環境服務提出許多新的問題。移民擴大了人類生存空間,也促進了生產空間的擴大,有利于文明的傳播,及種族、民族的同化、融合,它不僅能改善人與自然的關系,也推動整個社會的經濟、文化發展,還為個體的自我實現與自我完善提供條件。但移民不當,也會導致族群、社會群體沖突,導致社會排斥和分裂,產生次生貧困,引發社會動蕩,增加國家與地方經濟負擔,惡化生存環境等。
 
  來華移民增多標志中國國際化指數持續攀升
 
  按照遷移方向的不同,移民分國內移民與國際移民兩種。中國在城市化過程中產生了大量國內移民,而隨著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國際移民也日益增多。曾經作為移民淘金天堂的美國,似乎正在為中國所替代。大量外國居民(短期或長期)在中國的一些城市形成規模化聚居,已經是明顯可以感受到的事實。比如北京望京新城的韓國人聚集區,上海古北、仙霞地區的韓國人社區,廣州小北路、廣園西路一帶非洲人聚集區,浙江義烏中亞移民聚集的中東街,等等。
 
  然而,至2016年底,持有中國綠卡的外國人不過4900人。這意味著,兩百萬以上的常住外來人口,只有不到四百分之一的幸運兒獲得了中國政府頒發的永久居留許可。對于一個擁有十四億人口的泱泱大國,獲得永久居留許可的外國人在華可謂滄海一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在未來,來華移民的勢頭不僅不會衰減,很可能會創出新高,從而成為一種“新常態”。它標志著中國國際化指數的持續攀升,同時,也向世界表明,中國政府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構想不是單純的宏愿,而是切實可行的目標。
 
  中國綠卡發放數字直觀地顯示出,中國對外來移民的接受是非常謹慎和保守的。從理論上說,對外來移民接收多少與怎樣接收,取決于對外來移民如何認識。
 
  在理論工作者當中,出于種種原因,少有人主動去碰外來移民問題。在“一帶一路”與全球發展研究上也同樣存在這個問題,“一帶一路”的眾多課題當中,對外來移民問題的研究遠遠落在國際關系、區域合作等議題之后。筆者關注“一帶一路”與文明融合問題,外來移民理應作為題中之義得到探究。筆者認為,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外來移民的“正名”問題。當前,外來移民問題似乎尚未進入一般的思想研究者的視野,少數關心這個問題的學者又持一種消極疑慮的態度。凡此,皆不利于“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化,也不利于未來國家的可持續發展。筆者擬從中國傳統思想資源出發,聚焦古典儒家的相關論述,為當代應對移民問題提供一個有益的參考。根據筆者的研究,在古典儒家那里,國際移民的到來恰恰是一個國家富于吸引力的表現,不僅不該拒之門外,反而應當包容接納。
 
  “人是最寶貴的財富”
 
  《論語》載:“葉公問政。子曰:‘近者悅,遠者來。’”所謂遠者來,說的就是外來移民。孔子不僅沒有把外來移民看作一個社會的疾病或異常情況,相反,他把政治的目標就理解為讓自己人滿意,讓別國人受吸引而歸附。
 
  而在孟子生活的戰國時代,人民從一國移動到另一國,是很常見的事。孟子總結,人口移動的規律是,當一個國家國君賢明政治上軌道,人就會來。反之,當一個國家國君暴虐昏聵,政治腐敗,人就會去。這是典型的“用腳投票”。在孟子的設想當中,仁政不僅會吸引士、農、工、商這些今天所謂的技術移民,也會吸引游客乃至追求高社會福利者。
 
  孟子算的不是經濟賬,而是政治賬。孟子指出,周文王接收伯夷、太公這樣的人來養老,因為這些人的社會聲望,會對很多人起到示范作用,人們會爭相效仿,一起來投奔周文王,最后結果就是,周文王不用打仗就取得了天下。
 
  我們不知道周文王有沒有發給伯夷和太公“綠卡”,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不管有沒有永久居留權,伯夷和太公,這些從五湖四海來的外國人在周朝享受著優厚的養老待遇。而能不能跟移入國本國人一樣享受同等權利,正是外來移民的主要訴求。
 
  甚至,在孟子那里,可能連“移民”這個概念都不存在。因為,無論是先來的還是后到的,是新民還是舊民,大家都是平等的,土地乃至一切資源都是公共的。這樣的觀念在孟子的時代似乎是一種共識,許行與陳相為滕文公接納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許行本是楚人,他帶著自己的門徒,一行數十人,來到滕國,請求滕文公給他們一個住所,滕文公二話沒說,就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來自宋國的陳相,帶著弟弟陳辛,同樣是聞滕文公之賢而來投奔,最后也如其所愿地生活在滕國。也許有人會說,滕國對外來移民這么友好這么慷慨,一定是因為它地大物博、國家經濟實力雄厚。可事實正相反,滕國非常弱小。
 
  那么,以孟子言論為代表的儒家移民觀,在今天是否不再適用了呢?孟子對移民的看法是否過于樂觀而忽略了很多復雜的實際麻煩呢?今天儒家對于外國來的移民是否應當采取孟子這種無條件歡迎的態度呢?這些問題都值得認真討論。例如,在要不要援助國際難民的問題上,有一種意見說,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我們應當依親疏程度按責任有別的原則,對援助對象進行排序,而非依照平等泛愛的說法進行普遍布施。
 
  然而,依筆者之見,這種責任有別論并不符合儒家倫理的基本精神,至少,不符合孟子所代表的那部分儒家的倫理觀。如前所述,孟子在對待外來移民的問題上,并沒有運用所謂親疏有別、區別對待這樣的原則,而是不問其動機、不問其來源一律表示歡迎。至于能力有限這一點,在孟子這里也完全不構成問題,因為,對孟子來說,人是最寶貴的財富,人的勞動創造一切,得人者得天下。
 
  對孟子來說,也不存在資源緊張造成外來移民威脅原住民生活工作的問題,因為,只要政府不橫征暴斂,每個人憑自己的勞動就能養活自己乃至他的家人。也許,我們還可以為孟子補充一個論證,那就是,從經濟學上說,外來移民不是單純的消費者,他們也是生產者,而且,即便作為消費者,他們拉動了市場,反而給經濟帶來了活力。
 
  我們還想特別指出的是,孟子關于“人是最寶貴的財富”的理論,在今天,對于中國尤其具有現實意義。2019年1月21日,國家統計局發布數據,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比2017年實際出生的1723萬人,整整少了200萬,出現了“斷崖式下跌”。中國目前的生育率比日本還低,而日本是著名的老齡化、少子化社會。這意味著中國將步日本后塵,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生育率下降,目前已經沒有政策掣肘的因素,因為,2014年就已經放開“單獨”生育二胎的政策,2016年更是鋪開“全面二胎”政策。主要的原因在于生育成本過高、婚姻家庭的觀念的變化等。可以預料,人力短缺將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中國需要面對的問題。如何解決這個難題,積極吸納外來移民不失為一種因應之策。
 
  《社會科學報》總第1651期3版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pt游戏厅 排列三杀一码高手 中国足球在线直播 pk10人工计划 优博时时彩平台 云博彩票app下载 新人注册送的lg平台 七码倍投计划 通比牛牛游戏网站 博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