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時政·改革 > 列表

以穩預期的減稅助力中國經濟

作者: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 劉尚希

 
“六穩”中穩預期最重要
 
  當前整個宏觀經濟已出現明顯下滑,我們對于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理解可能存在偏差。這不是說財政政策不積極,只是當前的問題要從基本面來判斷兩大政策。財政政策是很積極,但是在傳統軌道上的積極,比如地方大量隱性債務怎么來的?要改變財政政策的方式,不能一味地讓地方更積極。當前的困惑是怎么調整在傳統軌道上運作的財政和貨幣政策。
 
  靠傳統理論支撐的政策思路已經走不下去了,高質量發展的階段應當有新的政策,新的政策應當有新的理論支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追求高質量發展,這就表明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已經在調整政策軌道。
 
  關于減稅降費,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經濟座談會上反復強調,要實質性減稅、實質性降費,這顯然是有所指的。通過對國家這些年來的減稅降費初步地做了一個梳理,從減稅的角度來看,我認為有三種類型的減稅。
 
  一是擴內需的減稅,二是降成本的減稅,三是引導預期的減稅。這三種類型的減稅也可以指三種效應,減稅可能有擴內需的效應,可能有降成本的效應,可能有引導預期的效應。三層效應也可以理解為三種政策目標,一個是擴內需的政策目標,一個是降成本的政策目標,一個是引導預期的政策目標。所以三種類型、三種效應、三種政策目標,之間有內在的邏輯關系。
 
  從政策目標來看,不同時期的政策目標是不一樣的,所以減稅的效應也相應地是不同的,所呈現出來的減稅類型也是不一樣的。過去主要是需求管理,選擇的類型更多是擴內需的減稅,之后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選擇的減稅類型是降成本的減稅。我認為,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預期不穩,所以引導預期應當是首位的政策目標。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六穩”,我認為穩預期是最重要的,其他“五穩”都是以穩預期為前提的。當前恰恰是預期不穩導致了投資、消費以及進出口的下降。當然還有很多非常復雜的因素影響,但是各種各樣復雜的因素都轉化為預期的問題,所以當前的宏觀政策目標應當是穩預期。
 
減稅政策應轉向引導預期
 
  不同類型的減稅,其實操作手法是不一樣的。當前的形勢,我認為不能僅僅滿足于擴內需和降成本的減稅,現在應當轉到引導預期的減稅,然而引導預期的減稅操作上更為復雜。因為跟預期有關的是預期利潤,只有對預期利潤產生影響才能真正的引導預期。減稅基更適用于以降成本、擴內需為目標的減稅,但無法有效引導預期,而降稅率則更容易引導預期。首先,減稅基的政策文件更為復雜,難以讓大多數人及時了解稅收優惠政策,信息不對稱導致一些企業沒有享受到優惠;其次,減稅基在征管過程中有更多的不確定性因素,存在主觀判斷,導致減稅讓很多人的獲得感不強,從而無法有效引導預期;最后,減稅基是有期限的,到期限后是否繼續執行的主動權在于政府,而降稅率屬于稅制要素的變化,經過法定程序后的確定性程度很高。
 
  減稅政策的操作必須緊緊圍繞如何有效引導預期。首先,從稅基式減稅轉為稅率式減稅,因為稅率式減稅透明度高,能夠有效引導預期。此外,征管能力變強后可以為降稅率提供空間,為稅率式減稅提供條件。營改增以后稅收流失的空間被壓縮了,稅收征管能力增強。我們可以轉向之前提出的簡稅制、低稅率、寬稅基、嚴征管的稅制模式。因為在征管能力提升的條件下,就算降低稅率也會收到同樣多的稅,寬稅基也同樣可以保證財政收入穩定增長。從社會心理的角度看,降稅率的心理效應要更大,可以更好引導預期。現在的減稅要從過去做“包子”的方式改成做“披薩”的方式,要擺在明面上來,這樣才能真正引導預期。其次,從特惠式減稅轉向普惠式減稅。因為普惠式減稅相比針對部分行業、企業更能有效引導預期。最后,從零碎的減稅到一次性到位的減稅,累計式的減稅付出的真金白銀總量并不少,但獲得感不強,預期引導效應弱。
 
  當前條件下,我們對政策目標必須要有一個新的認識。在引導預期時,不僅僅是對投資者,還包括消費者。現在個人所得稅的減稅政策影響消費者心理,有一定的引導預期的作用。不過,從整體看,任一個政策的效應都是邊際效應,減稅的政策效應也是如此,必須通過財政、貨幣等各項政策協調,甚至政策與改革有機地結合,才能形成整體的預期引導效應。
 
《社會科學報》總第1653期1版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pk10赛车5码公式 秒速时时平台推荐 彩票走势图大乐透app 彩票代玩兼职我把钱都输了 体彩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泳坛夺金7月2日开奖结果查询 2019北单投注app 体彩奖池余额有多少 新时时新时时 乐彩3d论坛17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