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思想·文史 > 列表

厘清方志和總志的關系

作者:浙江工商大學 郭墨寒/博士

 
  ◤有關“方志”和“總志”概念混淆,或是學界的常見情況。因此,必須對地理總志這個概念進行厘定,這就需要從方志與地理總志的關系進行探討。
 
  總志和方志關系混淆的原因
 
  歷來學者對于方志和地理總志的關系的不同觀點,從總志的歸屬角度看,無非分為兩種,一種認為總志屬于方志,一種認為總志不歸屬于方志。
 
  民國時期方志學家李泰棻的《方志學》(1935年)論述“方志之沿革”,則將歷來方志歸類為總志類、方志類和專志類三大種類。方志學家傅振倫在《中國方志學通論》(1935年)中認為,方志的種類有一統志、總志、通志、郡縣志、合志、鄉土志、都邑志、雜志八種,將一統志、多省匯編的總志與各地方志、雜志歸為方志。劉光祿的《中國方志學概要》(1983年)按照行政區劃和記事范圍將方志分為一統志或區域志、省志、府志、州志、縣志、都邑志、鄉鎮志、專志。黃葦等著《方志學》(1993年)根據行政區劃將方志分為總志、通志、府志等二十一種。《辭海·歷史地理分冊》指出,“方志,記述地方情況的史志,有全國性的總志和地方性的州郡府縣志兩類。”除此之外,陳光貽的《中國方志學史》,張革非編的《中國方志學綱要》等方志學著作都把總志歸為方志的一類。《中國方志大辭典》將總志收錄到“方志書名”目錄下。
 
  當然,總志歸屬于方志的觀點事出有因,古人書目將總志和各地方志統歸為地理類,或簡稱為地志,如晁公武的《郡齋讀書志》將這些歸為地理類,《四庫全書總目》“古之地志,載方域、山川、風俗、物產而已,其書今不可見。……然踵事增華,勢難遽返。今惟去泰去甚,擇尤雅者錄之。凡蕪濫之編,皆斥而存目。其編類,首宮殿疏,尊宸居也。次總志,大一統也。次都會郡縣,辨方域也。次河防,次邊防,崇實用也。次山川,次古跡,次雜記,次游記,備考核也。次外紀,廣見聞也……”沒有用方志來統稱這些“都會郡縣志書”。古代常用“地志”一詞統稱地方志書,以上所載“地志”應是比較廣的含義,而非專指有一定體例的方志,民國有些方志學家把具有較廣含義的地志理解為方志,后人則延續前人觀點,以致以訛傳訛。
 
  另外,總志和方志確實存在緊密的關系,這也是混淆其概念和范疇的原因之一。總志編纂資料來源于地方呈報,甚至就來源于方志,如康熙二十五年撰修一統志,“圣天子垂拱之余,命纂修一統全書,內外臣工咸奉厥職,大自藩省,下至郡邑,莫不有志,以供擷取”。再是,總志編纂對各地方志的編纂有深刻影響,“《太平寰宇記》增以人物,又偶及藝文,於是為州縣志書之濫觴”。《大清一統志》對于各省通志的編纂有重要影響。
 
  方志概念的理清與范疇的明朗化
 
  即使總志和方志之間有著緊密關系,但也存在諸多差異。首先,編纂的志義不同,中央編纂總志的一個重要目的是大一統,所以也稱“一統志”,而方志側重于記載,以記錄信息為主;再是記載范圍不一樣,總志是以全國為記載對象,方志是記載一個地方的書籍,所以,譚其驤在論及地方志與總志時,特別聲明要分清楚地方志和總志。
 
  隨著方志學的發展和深化,方志的定義概念在理清,方志的范疇也越來越明朗。《中國方志大辭典》指出,“方志,即地方志。它是以地域為單位(主要是行政區劃),按一定體例,綜合記載一定時期的政治、經濟、文化及自然方面的書籍。……中國方志的類型有主體與支流之分,主體類型主要是按行政區劃而定,如通志(省志)、府志、州志、廳志、縣志、鄉土志、里鎮志、島嶼志(衛志、關志、道志、鹽井志、土司志也屬此類)等等;支流類型就自然對象而分則有山志、水志、湖志、塘志、河閘志等等,就人文對象而分則有書院志、古跡志、寺觀志、游覽志、路橋志等等。”方志主體是各級行政區劃的綜合記載志書,支流是專志,總志并不屬于其中。
 
  方志概念的理清與范疇的明朗化,利于理清與專志、總志的關系。專志因記載某專項事物,體例不一,類別多樣,與方志綜合記載和一定體例的特征形成鮮明對比,也可以單獨歸類于方志之外。總志因記載范圍、內容等與方志也諸多差異,不屬于某一地方的記載,也單獨歸一類。總志、方志、專志都統歸為地志,由此邏輯關系就更加清晰。
 
  進一步認識地理總志的概念和范疇
 
  根據以上研究,對地理總志的概念和范疇可以進一步認識。從編修群體而言,地理總志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官修,如《大元一統志》《大明一統志》《大清一統志》,由中央發號施令,各地向中央呈送資料,往往是已成書的“通志”。另一種是私修,編修者對地理重視,即有編纂又有研究性質,如顧祖禹的《讀史方輿紀要》和顧亭林的《天下郡國利病書》等。
 
  從結構形式而言,有三種類型。《太平寰宇記》《元豐九域志》采取既用門類、也用區域的分目方式,《大元一統志》《大明一統志》《大清一統志》《輿地廣記》只用區域分目,南宋的《輿地紀勝》《方輿勝覽》則純用門類分目。綜合而言,有“總論(門類)”、“區域分目(省、府、縣)”和“總論+區域分目”三種形式。
 
  地理總志具有幾個要素,首先是以一個國家為記載范圍,有時受資料呈交時間和戰爭等情況影響,未能記錄全部范圍,但是總體趨向是以國家為記載范圍;其次,地理總志是綜合性記載,不是某項內容的專業記載,雖然不能面面俱到,但至少是綜合記載的結構,不同時代側重內容不一樣,綜合記載也有所偏向。
 
  綜上所述,地理總志是以全國為記載范圍,按照一定體例綜合記載一定時期的地理、政治、經濟、文化方面的地志書籍,在結構形式上,有“總論(各門類)”、“區域分目”和“總論+區域分目”三種形式。[全文將在《上海地方志》(季刊)第2期刊發]
 
  《社會科學報》總第1652期5版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pk10玩法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 皇朝国际娱乐是哪个国家的 胜负彩 重庆时时稳赚计划 时时彩五星定位胆稳赚 pk10赛车计划免费版 查看四平特一肖 二人麻将赢钱技巧 万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