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專題 > 列表

王志東:填補東夷歷史文化研究的空白

作者:山東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 王志東

 
  ◤中華文化呈現出鮮明的豐富性、多樣性和特色性,同時又具有“多元一體,多源同歸,多元互補”的重要特征。近年來,國內學術界對中華文明源頭的探源研究和地域歷史文化的研究方興未艾,形成了交相輝映的研究隊伍和學術成果大觀。東夷文化,作為孕育中華古代文明母體的重要代表性地域文化形態,具有極高的學術研究價值,是探源中華民族早期文明工程中的重要學術領域。
 
東夷是中華文明的重要源頭之一
 
  地域文化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和寶貴精神財富,是中華文化不斷融和、升華、發展、創新的重要根基和力量源泉。地域文化既是空間概念,也是時間概念,是指不同地域經過長期孕育演化逐漸形成、為絕大多數民眾所共享和認同,由語言文字、風俗習慣、道德品性、價值觀念、思維方式、人格特質、生產方式、行為方式、理想信仰、思想觀念等組成的持久穩定的歷史文化傳統。在中國歷史上,“東夷”是指東方人的族群,《說文》:“夷,東方之人也。”段玉裁注:“惟東夷從大。大,人也。”《尚書》載有“蠻夷華夏”,夷為獨列的族群,“夷”字當時并無貶義。從中國歷史文獻典籍所載東夷族群活動范圍的材料分析,再加上現代考古發掘出土文物資料的相互印證,可以明確看出東夷族群活動的地域范圍,以海岱地區為核心,北起幽燕,南至淮水,東抵黃、渤海,西止豫東、豫東南等中國東部的廣袤區域。據《后漢書》記載,東夷包括“吠夷、于夷、方夷、黃夷、自夷、赤夷、玄夷、風夷、陽夷”等九夷,長期在此生息繁衍,開拓了我國東部廣闊的沿海及內陸地區,是中國上古時代文明程度非常發達的華夏族群之一,更是中華文明的重要源頭之一。
 
  山東半島是東夷文化的重要核心區,自古自然環境優越、生產生活資源豐富,具有典型高臺山地的地質構造和地形地貌特征。海岱地區是中國早期最適合人類居住和文明誕生孕育的地區之一,主要是以泰沂山脈為中心,東至黃渤海域的地質構造和地理單元空間。東夷文化就是聚居于海岱地區的東夷族群所創造的幾千年從未間斷的中國上古地域文化體系。在遠古時期,每當遇到大洪水泛濫之時,東夷先民就攀附到半山腰上居住和生產生活,等到洪水退去之后,再回到山谷平地繼續居住開荒耕地生產生活,具有人類文明傳承延續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優勢。因此,東夷文明的誕生和孕育才能歷經滄海桑田得以世世代代地傳承延續下來,沒有任何中斷的環節,成為中華史前早期文明的重要源頭,也成為東夷文化的鮮明特征和突出貢獻。
 
  中國先秦史學會名譽會長李學勤先生指出:“東夷文化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與齊文化、魯文化共同構成了山東地區獨具特色的區域歷史文化,在中國古代文明研究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研究中國古代文明進程,必須給予高度的關注和全面的重視。”山東地區東夷文化的新石器考古學文化形態非常完整,最早可以追溯至后李文化,其后歷經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至龍山文化達到繁榮的頂峰,隨后的岳石文化進入早期青銅時代,與中原文明的碰撞接觸開始加強。至周公東征,齊、魯分封,東夷文化在本土作為主體文化逐漸與齊魯文化相融合,從而成為齊魯文化的重要源頭,同時對儒家思想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關于史前東夷族群的文化貢獻,至少可以包括:弓箭發明;冶鐵技術;文字雛形;陶器制作;玉器加工;城邦建筑;鳥和太陽崇拜;“仁”的思想;“樂”的文化;社會制度形態;等等。諸多專家學者的研究成果充分證明,東夷文化是東夷族群獨立創造、與其他地區不同、具有獨立系統與獨特風格、文明程度發達的中國地域文化和中華早期文明形式,在某些領域長期居于領先地位。
 
東夷歷史文化研究的空白點尚多
 
  東夷族群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所創造的具有獨立體系、獨特風格、沒有斷續、文化影響力持久深遠的華夏早期文明形式,是孕育中華古代文明母體的重要代表性地域文化形態,具有極高的歷史文化價值和學術研究價值。長期以來,我國史學界、考古學界等各界不斷給予高度重視,認為豐富深厚的東夷文化遺產具有高度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科學價值、文化價值、傳承價值和重要的開發利用價值。我國諸多先賢哲人、專家學者大量著書立說,已經作出了重要的學術貢獻,目前更有大批理論文章和研究著作相繼問世,形成了國內東夷歷史文化研究的新熱潮。代表性的著作有:傅斯年《大東小東說》(1930)、《夷夏東西說》(1933);王獻唐《山東古國考》(青島出版社,2007);張富祥《東夷文化通考》(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李白鳳《東夷雜考》(齊魯書社,1984);何光岳《東夷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90);王進《東夷文化與淮夷文化研究》(北京大學出版社,1994);逄振鎬《東夷文化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欒豐實《海岱地區考古研究》(山東大學出版社,1997);丁再獻《東夷文化與山東》(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易華《夷夏先后說》(民族出版社出版,2012)等。由中國先秦史學會、山東社會科學院、山東省旅發委聯合臨沂市人民政府、日照市人民政府、萊蕪市人民政府等共同舉辦了全國六屆東夷文化論壇、國際太陽文化論壇、嬴秦文化論壇等學術研討活動,收集了兩百多篇學術文章的論文集正在編輯出版,為推動東夷歷史文化的學術研究作出了新貢獻。
 
  但是,目前東夷歷史文化的研究仍然存在著大量空白點和諸多難以定論的問題,需要進一步加強多學科的聯合攻關和開創性研究,如:東夷族群的史前來源、生存環境、生產條件、生活方式;東夷族群的首領譜系、通婚姓氏、傳承脈絡、輻射影響以及與周邊地區部落的關系;東夷族群的代表性人物、重大事件的典籍記載與傳說的真相及被后世篡改的考證;東夷族群的圖騰、文字、習俗、樂舞、工藝、歷法、醫學、軍事等領域的新考證;東夷文化的主要源頭、歷史演進、豐厚內涵與歷史貢獻的新考證;東夷文化與中華文明起源及其相互辯證關系的最新文獻與考古考證;東夷考古文化類型系列與國內其他考古文化類型系列的比較研究;全國諸多地區東夷文化遺址的不同類型、代表特征、文獻與考古文物的比較研究;東夷文化與印第安文化、瑪雅文化的國際考察比較研究;東夷歷史文化資源保護開發利用的策劃創意、項目建設、規劃研究等,都需要國內外學術界進行艱苦的探索攻關研究。
 
加快推進“東夷學”的建設
 
  東夷文化經過八千多年的風雨歷程和傳承變遷,遺留下了豐富寶貴、輝煌燦爛的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一直作為中華民族文明的重要源頭共同撐起了中華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園。構建“東夷學”的設想,就是以東夷族群活動的時間與空間為主要坐標系,從新石器時代一直延續到先秦時期中華早期文明誕生孕育發展的時間歷程,空間范圍上包括山東全境、安徽北部、河南東部、江蘇北部、遼東半島、朝鮮半島等地區,以東夷族群的歷史、文化、藝術、民俗、自然、地理、制造、建筑、生產、生活、思想、制度等為主要研究內容的東夷學研究體系。全面促進“東夷學”在我國人類學、歷史學、考古學、文獻學、文字學、民族學、文化學、藝術學、建筑學、軍事學、地質學、環境學等學科領域占有一席之地,集聚團結更多的專家學者參與東夷文化研究,讓東夷文化的歷史發展脈絡和重大文化貢獻為更多的人所了解,讓東夷文化潛在的豐厚深邃價值轉化為現實生產力,為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推動多學科聯合攻關加快學術發展,推動中國歷史文化資源的開發利用發揮重要作用。
 
  一是加強東夷歷史文化資源的普查梳理工作。以文物、考古、學術研究機構為主體,全面普查摸清東夷歷史文化資源的數量及分布,繪制東夷歷史文化資源譜系。征集、整理、編印《東夷文化研究資料匯編》,包括東夷歷史文化的文獻古籍資料、現代考古資料、地方民間傳說資料和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料等。二是創建“東夷學”研究體系。針對當前國內外的東夷學研究滯后,研究力量分散薄弱的問題,建議制定《東夷學建設中長期規劃》,明確建設目標、階段任務和保障措施。推動高等院校、社科研究機構設立東夷文化重點學科,不斷豐富東夷文化研究的理論體系,對“東夷學”創立建設亟需的機構、人才、資金、設施等予以充分保障。三是舉辦全國乃至國際性的東夷文化學術論壇,其領域涵蓋人類學、地質學、氣象學、環境學、歷史學、文獻學、考古學、文字學、民族學、遺產保護、文化創意等多學科體系。通過舉辦高規格、多學科的研討會議,促進東夷歷史文化的學術研究和交流溝通,擴大東夷歷史文化的社會影響力。四是隨著東夷歷史文化遺址遺跡大量出土文物材料的層見迭出,為進一步多領域多學科的研究提供了堅實支撐。積極創造條件組織有關專家學者,結合新的考古發現和社會發展需求,進行創新性深入研究,加快出版東夷文化系列研究叢書和高質量研究論文,形成新時期東夷歷史文化研究的新高潮。五是以文化創意產業、文化旅游產業為依托,引導社會資本廣泛開展東夷文化項目建設,打造一批東夷歷史文化主題公園、特色景區、大型東夷史詩歌舞劇、文學影視作品等,不斷推出豐富多彩的系列東夷文化產品,為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作出積極的學術貢獻。六是加強對東夷文化圈的東北亞各國歷史文化的遷播輻射,以及南北美洲的印第安文化、瑪雅文化、印加文化的歷史探源和變遷發展的國際交流合作研究。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與世界各國文化交流對話,共同促進人類文明的繁榮進步和創新發展。在某種程度上而言,這既是一項重要的國家歷史文化研究工程,更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性課題,當代文化學者理應作出應有的學術貢獻。
 
  《社會科學報》總第1640期5版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全国开奖开奖公告开奖结果 篮球让分打平 76c彩票网站 江西时时投注票 安徽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开奖号码能否控制 体育彩票20选5开奖走势图 新时时怎么注册 福建体彩26选5 新时时平均期销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