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智庫平臺 > 列表

中國智庫:中國話語走向世界的重要一環

作者:上海外國語大學 吳瑛/教授 徐驚奇/博士生

 
  中國智庫的發展與改革開放同步,經過四十年的發展,至今已形成官方智庫、大學智庫和民間智庫“三駕馬車”并立的格局。2013年習近平同志作出關于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重要批示,把智庫發展提高到了國家戰略高度。2015年我國首批高端智庫試點單位掛牌,加強中國智庫的國際議程能力,提升國際輿論引導力成為當務之急。
 
  中國智庫的國際媒體影響力現狀
 
  薩義德曾經這樣表述東方人的話語角色,“他們不能代表自己,他們只能被代表”。在東西方力量格局重新調整的今天,中國智庫能否向世界發出聲音,已不僅關系到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影響力,還將成為中國話語走向世界的重要一環。
 
  我們發現,在引用數量上,國際媒體不依賴中國智庫專家作為消息源,涉華報道更多將目光投向微博、微信等民間消息源;在報道議程上,中國智庫發布的經濟議題、安全議題被高頻引用,但中國智庫對全球性重大問題的議程設置能力欠缺,無法引導西方和周邊媒體,與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俄羅斯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等頂尖智庫有一定差距;在解讀立場上,國際媒體對中國智庫和專家的解讀通常是正面或中性的,客觀、獨立的專家解讀具有優勢,因此需要大力提升中國智庫專家在國際輿論場中的曝光率。
 
  我們通過研究還發現,當前中國智庫還沒有充分做好與國際媒體打交道的準備,一些優秀的研究成果未能及時、充分地向國際社會發布,也無力為國際事務設置議程。這一方面與部分智庫自我定位時更重視政府“智囊團”角色,相對忽視與社會公眾分享研究成果的思路有關;另一方面也與智庫專家面對國際媒體有所顧慮,以及缺乏和國際媒體互動的體制、機制有關。這需要從渠道建設、傳播機制、傳播方法等多方面提升中國智庫的國際媒體影響力。
 
  全方位打造中國智庫的議程設置能力
 
  在國際輿論場中,智庫專家與媒體是一種相互依賴的關系。智庫專家需要借助媒體發出聲音,引導國際輿論,進而影響公共決策并實現自身影響力;與此同時,媒體也需要智庫專家來佐證新聞立場與觀點,以體現媒體的可信度與權威性。在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建設與運營中,加強與國際媒體的互動是提升中國智庫國際議程設置能力的重要環節。
 
  專家是智庫的名片,像布魯金斯學會的李侃如、李成,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的包道格,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的奈杰爾·因克斯特等,已成為該國政府解決中國問題時的思想庫和智囊團。中國智庫仍需在專業領域打造一批明星專家,像南海問題專家吳士存不僅有諸多研究成果,也產生了一定的國際影響力,但這樣的專家數量還不夠多。未來需要加強智庫與政府之間的“旋轉門”機制,拓展智庫對接決策層的渠道,這方面既可以借鑒歐美國家成熟的智庫運行機制,也可以參考菲律賓、越南等國聘請高級官員進入智庫的做法。而且“旋轉門”專家的研究方向要多樣化,不僅要吸收國際關系領域的專家,也要吸收法律、經濟、能源等各領域專家參與公共決策。
 
  中國智庫不僅要設置中國議程,也要為國際社會提供公共知識產品,不僅要維護國家利益和傳播中國聲音,也要以中國方案解決國際問題,向世界貢獻中國智慧。目前“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共商、共建、共享”已被陸續寫入聯合國決議,如何闡釋這些中國詞匯,并讓國際社會更好地理解和認同,中國智庫大有可為。
 
  要完善智庫議程設置的機制,通過會議和活動、研究報告、著作、論文、媒體發布、與國內外機構合作等方式提升中國智庫的國際影響力。像布魯金斯學會建立了印度分會,卡內基與清華建立了全球政策中心,這種智庫跨國合作的模式有利于提升智庫品牌知名度,促進研究成果向世界發布。
 
  推進完善智庫評估體系,以定性與定量相結合的方法,從決策影響力、精英影響力、大眾影響力等多層次進行全面評估。對于中國智庫來說,尤其要重視媒體發布環節,對于影響力大的國際媒體一方面要敢于接受采訪,另一方面也要主動聯系發布,努力成為國際媒體的消息源。政府要以海納百川的寬容心態對待專家言論,要能包容批評與質疑。社會公眾則應以客觀、理性的心態面對專家的決策建議,共同為智庫專家在國際社會發出中國聲音提供良好的輿論環境。
 
  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引領國際輿論場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既是中國為全球治理貢獻中國智慧,也是中國話語引領國際輿論的偉大創舉。中國向世界提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構想,這是中國為世界提供的重要公共產品,智庫專家要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引領國際輿論,提升中國的國際議程設置能力。
 
  中國智庫的國際傳播要從傳播主體、傳播內容、傳播渠道、傳播策略等多方面切入,為構建中國對外話語體系開展理論和實踐探索。
 
  中國智庫要發揮話語主體角色,通過話語傳播增強中國政治的透明度。智庫專家擁有相對獨立、專業、客觀的形象,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向世界解釋中國特色政治制度的歷史、特點與發展,讓國際社會從全方位更深刻了解中國。智庫作為中國話語傳播的主體,要與政府、媒體、民間社會等其他中國話語的傳播主體互動,向國際社會發出中國聲音的“協奏曲”。
 
  智庫傳播要推進中國文化“走出去”。文化包括物質文化、行為文化、精神文化三個層面。前期研究表明,國外公眾對中國物質文化的接觸和認同率比較高,而對中國的行為文化、尤其是精神文化的認同率較低。智庫專家不僅要將長城、兵馬俑、熊貓等物質文化傳播出去,也要將中國民俗、中醫等行為文化推向世界,更重要的是,要向世界講述中國的“天下觀”、“和合文化”和“和諧思想”,將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傳到世界各個角落,為實現“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世界而努力。
 
  智庫傳播要借助重大活動提升世界對中國的認同。中國主辦的重大國際會議和重大活動是能引起世界矚目的“全球性媒介事件”,智庫專家可以借助多種話語符號提升中國及主辦城市的曝光度,提升世界對中國的政治認同。比如金磚峰會是中國向世界傳播“金磚+”理念,并與新興經濟體共同促進國際秩序重建的契機。今年11月即將舉辦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則是向世界傳遞中國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立場的平臺。
 
  要依托全媒體平臺引導國際輿論。全媒體平臺是多種媒介內容、多種發布方式、多種接收終端的融合,借助全媒體平臺可以擴大中國話語的傳播效果。一些運作成熟的西方智庫往往通過官方網站、推特、臉書,加上知名專家的自媒體傳播相結合的方式,發布大量的文字報告和視頻信息。有的智庫官網具有海量信息,且具有豐富的檢索功能,是一個專業數據庫。這些都值得中國智庫學習。
 
  要借助多模態話語提升中國智庫的國際輿論引導力。新媒體時代進入了一個多模態話語傳播的時代,中國智庫的國際傳播要順應時代變革,主動利用圖片、視頻、音樂等多模態符號,在構建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話語體系時,不僅要依賴語言文字傳遞“核心價值觀”和“硬信息”,還要借助多模態符號來傳遞“草根情感”和“軟信息”,通過軟硬信息的結合來講述中國故事,提升中國智庫的國際輿論引導力。(吳瑛教授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中國智庫的國際媒體影響力分析與話語權戰略研究”的負責人)
 
  《社會科學報》總第1628期5版    
    未經允許 禁止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啦 足球总进球数玩法 浙江二十选五带坐标走势 黑龙江时时计划 今日广西快双彩走势图 加拿大彩票app 澳洲pk10计划手机版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 飞艇自动投注软件 时时彩80组选混合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