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智庫平臺 > 列表

2013-2017年中國智庫發展與評價

作者: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中國智庫報告》項目組

 
  自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正式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建立健全決策咨詢制度”以來,已有五度春秋。由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組織編撰的《中國智庫報告:影響力排名與政策建議》(以下簡稱《報告》)也進入了第五個年頭,可謂與中國智庫發展同行。
 

WDCM上傳圖片

 
  五年來,《報告》緊密圍繞黨和政府對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提出的新要求,聚焦智庫建設的年度主題,通過建構富有中國特色的智庫評價體系,對當年中國主要智庫的影響力做出排名與評價,向決策者和資政服務用戶展現智庫發展的特色、特點與特長;《報告》主動關切智庫建設的理論創新與實踐前沿,冷靜客觀地分析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現狀與趨勢,為智庫建設者和相關從業人員提供行業發展的動向、標準與經驗,為進一步完善智庫發展的政策環境,加快推進智庫新政落地提供具有前瞻性與操作性的對策建議。
 
2013年:中國活躍智庫的基本特征
 
  為了順應決策過程科學化、專業化、民主化的新趨勢,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建立健全決策咨詢制度”的22字方針,旨在通過建立更為有效的決策咨詢體系,以應對日益復雜且迅速變化的國家治理挑戰。
 
  這一年也是《報告》的首航之年。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在陸續出版了多部智庫研究專著和譯著的基礎上,于2014年初發布了《2013年中國智庫報告》(以下簡稱《報告2013》)。針對當時決策咨詢界討論的比較多的,諸如中國到底有沒有智庫,如何界定中國智庫,以及中國智庫究竟有多少等問題,《報告2013》對智庫的定義、標準、分類和發展階段進行了全面的闡釋,創造性地提出了活躍智庫的概念,認為持續運行三年及三年以上,并對公共政策和社會公眾具有一定影響力是活躍智庫的顯著特征,否則就是僵尸智庫。《報告2013》首次對中國活躍智庫的主要類型、地域分布和成立時間等做出統計分析,回顧了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智庫發展的五個階段,刻畫了中國活躍智庫發展的基本面貌。 
 
2014年: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特”與“新”
 
  自2014年下半年起,“智庫熱潮”涌現,可謂方興未艾。實踐創新也帶來了理論思考,例如何謂“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如何理解“特色”和“新型”,“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功能與價值何在,又與西方智庫有著怎樣的區別,這些問題至關重要,如果回答不了,無疑會阻礙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
 
  為了回應智庫實踐提出的問題及思考,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發布的《2014年中國智庫報告》(以下簡稱《報告2014》)在走訪調研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等多家重量級智庫之后,把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特”與“新”確立為報告年度主題。《報告2014》認為,中國特定歷史與國情條件下形成的智庫格局、內涵與功能構成了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特”。而中國特色新型智庫之“新型”,主要是針對“傳統”而言,具體體現為四層含義。第一層含義,指智庫研究成果必須以理論創新為基礎,表明決策咨詢研究離不開學術研究的有力支撐。第二層含義,指智庫研究應以科學決策為目的,體現知識與政策的結合,表明“科學制政”必先于“科學執政”。第三層含義,指智庫研究應體現決策咨詢研究的問題導向與前瞻性,表明智庫研究必須具有實踐意義與可操作性。第四層含義,指智庫研究應成為專家學者深度參與公共政策制定的過程,表明權力與知識互相結合的可能性、必要性與重要性。基于此,《報告》進一步提出了“咨政”、“啟智”、“制衡”、“聚才”、“強國”的中國特色新型智庫五大功能和作用。這些關于“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內涵的深層解讀與思想觀點,引領智庫建設理論思辨之新風,為智庫建設提供了理論借鑒與實踐參考,同時也通過各種渠道,為《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草案)》所吸納。 
 
2015年:國家治理與中國特色新型智庫
 
  2015年1月,中辦、國辦聯合發布《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簡稱《意見》),這是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一份綱領性文件。《意見》對智庫建設的目標和任務提出明確要求,指出“到2020年形成定位明晰、特色鮮明、規模適度、布局合理的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體系,重點建設一批具有較大影響力和國際知名度的高端智庫……充分發揮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咨政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重要功能。”智庫建設被提到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高度,具備明確的定位、功能、目標和任務。與《意見》同時期公布的還有首批25家國家高端智庫建設試點單位,旨在發揮“領雁效應”,為其他智庫的建設與發展樹立標桿。
 
  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從全國智庫建設熱潮中冷靜地捕捉信息,深入思考智庫建設對于提升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的重要作用,把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確立為《2015年中國智庫報告》(以下簡稱《報告2015》)的主題,將社會關系理論與中國智庫發展實踐相結合,創造性地提出“圈層模式”,用以解釋和刻畫中國智庫在參與國家治理過程中呈現出來的多元化特點。《報告2015》指出,按照智庫與決策者之間的親疏關系以及“智政渠道”通暢與否,中國智庫圍繞著決策權力核心形成了以黨政軍智庫為主的內圈層、以科研院所智庫為主的中圈層和以高校智庫為主的外圈層,社會智庫則非均勻地分布在各圈層中,對其他智庫發揮著“鯰魚效應”。位于不同圈層的智庫,會采用截然不同的營運策略,以最大限度地發揮自身在決策咨詢體系中的作用并持續擴大智庫的影響力。“圈層結構”的提出對于理解中國智庫運作特點,突出中國智庫運行特色與規律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同時也得到了智庫業界的認可與引用。  
 
2016年:政策創新與中國特色新型智庫
 
  在《意見》發布之后的一年里,各地區、各系統都開始根據《意見》精神制定適宜本地區、本系統的智庫建設意見與實施辦法,地區智庫、系統內部智庫的發展迎來了新契機。與此同時,中央和地方層面也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旨在促進智庫體制機制創新的政策,為優化智庫發展環境、突破智庫發展的制度藩籬創造條件。2016年先后出臺的智庫新政主要有:《關于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關于激發重點群體活力帶動城鄉居民增收的實施意見》、《關于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見》等,這些新政分別從完善智庫科研資金管理、促進智庫人員流動、提高智庫人員收入、激勵智庫創新有為等多個方面,形成推動智庫發展的合力。黨和國家領導人在外事活動和正式外交文件中,也多次強調“加強各國間的智庫交流與合作”,為智庫跨國合作交流與發揮民間外交功能開辟通道。
 
  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在《2016年中國智庫報告》(以下簡稱《報告2016》)中,對國家層面以及主要地區、系統層面的“智庫新政”做出歸納與梳理,并對智庫新政可能產生的影響作出預判。基于國內60余家主要智庫實地調研與專家訪談,《報告2016》分析指出,當前中國智庫建設存在“冷熱不均”現象,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上熱下冷——國家高層對智庫建設熱情高漲,地方政府積極性相對較低;外熱內冷——體制外智庫建設熱火朝天,體制內智庫推進改革積極性不高;庫熱智冷——相比于內容建設與質量提升,智庫發展更熱衷于形式傳播和數量擴張;見物不見人——管理機制僵化,導致對人的激勵缺乏,智庫從業人員整體收入水平不高。對此,《報告2016》建議:加快完善我國決策咨詢體制,在充分總結國家高端智庫試點經驗的基礎上,進一步出臺配套政策,去除體制掣肘,促使兩辦《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得到切實貫徹。
 
2017年:新時代與中國特色新型智庫
 
  2017年11月,黨的第十九次代表大會順利召開,吹響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號角。新時代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與發展的階段性目標作出了全新的闡釋與規劃,也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出了新的要求。這意味著智庫只有不斷提升資政能力,才能積極回應新時代提出的問題,完成新時代交付的任務,從而肩負起用思想引領新時代的使命與責任。
 
  為了體現新時代對智庫建設提出的新要求,《2017年中國智庫報告》(以下簡稱《報告2017》)聚焦新時代與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主題,分別從智庫內部的體制機制改革、社會的主要矛盾就是智庫的主攻方向、智庫人才隊伍建設、智庫與媒體融合發展,以及中國智庫如何引領國際話語權等五個方面,深入闡述了新時代與中國特色新型智庫之間的內在聯系。與此同時,針對國內“言智庫必談歐美,似乎歐美智庫的今天就是中國智庫的明天”的輿論導向,《報告2017》旗幟鮮明地指出,各國智庫的發展道路和模式都是獨特的,就像每個國家都有著自己不可替代的歷史與文化,智庫的發展也沒有統一的道路和模式可循,適合國家發展的模式就是這個國家的智庫應當選擇的模式,所以中國智庫發展不必學走西方道路,應當堅持自己的文化與傳統。
 
《社會科學報》總第1632期3版   
未經允許 禁止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内蒙古时时彩网站 新疆时时app下载 3d2元网走势图带连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七乐彩计划app 百变王牌前三 11选五任8中了 十分彩是不是骗局 3d之家近10开机号 中彩吧2020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