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青年視點 > 列表

研究尼采的四條進路

作者:上海社會科學院 韓王韋 博士

 
  自從上世紀初梁啟超、王國維等人將尼采引入中國以來,尼采研究就成為國內學界關注的熱點。無論是五四“啟蒙”,還是抗日“救亡”;無論是改革開放初期的“人性解放”、“文化熱”,還是九十年代之后的“思想家淡出,學問家凸顯”;尼采研究都在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是,應該如何理解尼采,卻一直是學界爭論不休的難題。目前學界闡釋尼采的路徑主要有以下四條:
 
  從形而上學的角度
 
  這一路徑的代表是海德格爾。海德格爾認為,尼采思想有兩個不同的層次。一是形而上學層次,尼采把道德形而上學化。所有形而上學問題追根究底都不過是道德問題而已。二是價值批判層次或生命哲學層次,尼采以生命為基準進行價值重估,并對柏拉圖主義和猶太教-基督教傳統進行批判。但海德格爾主要還是傾向于將尼采哲學當成是形而上學來闡釋。在他眼中,尼采哲學的第二個層次(生命哲學層次)不過是第一個層次(形而上學層次)的延伸和拓展罷了。基于此,海德格爾斷言尼采是“最后一位形而上學家”。
 
  海德格爾的尼采闡釋對后世的影響很大。受海德格爾影響的尼采研究者,傾向于將尼采的思想生命哲學化,再將這一生命哲學形而上學化(國外學者如洛維特,國內學者如早期的李石岑、陳銓等人都是如此)。這一闡釋思路的最大問題在于,它有把尼采哲學變成一種主體哲學的嫌疑。海德格爾認為,超人作為人的最高形態,是無條件的主體和存在者整體的唯一尺度。如果超人真是無條件的主體與存在者整體的唯一尺度的話,那么尼采就不是主體形而上學(笛卡爾傳統)的批判者,而是主體形而上學的繼承者和發揚者。事實上,超人之所以是“人之上”,是因為在尼采那里,超人必須摒棄并超越人的個體性與主體性。因此可以確定,海德格爾的尼采闡釋確實有較大的誤讀和篡改成分。
 
  從后現代主義或解構主義的角度
 
  這一路徑的代表是法國新尼采主義者,如福柯、德里達、德勒茲等人。新尼采主義者認為,尼采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價值批判,他對傳統形而上學的顛覆遠比海德格爾所理解的更為徹底。在《尼采、譜系學、歷史》一文中,福柯分析認為,尼采早期試圖追問道德的起源(Ursprung),即試圖尋找一種能夠強加于事物之上的同一性,然而到了晚期,卻不再追問起源問題,轉而以一種譜系學的歷史方法,來追問道德的親緣出處(Herkunft)。福柯試圖借“起源”與“親緣出處”兩個詞的差異來論證,尼采晚期并不是像海德格爾所闡釋的那樣追求事物的同一性,而是傾向于尋找一種歷史的差異性。因此,與其說尼采是一位形而上學家,不如說他是一位歷史學家或譜系學家。雖然福柯較為成功地將尼采去形而上學化,但是他的做法卻過于牽強,因為無論在早期,還是晚期,尼采都沒有刻意地將Ursprung與Herkunft這兩個詞對立起來,相反,他只是隨著語境的不同在使用這兩個詞罷了。
 
  德里達在《解釋簽名(尼采/海德格爾):兩個問題》一文中也質疑了海德格爾的尼采闡釋。他認為,在尼采的文字當中,尼采并沒有表現出一種追求整體性或總體性的沖動。然而海德格爾卻試圖以一種總體性的視角來把握尼采哲學,試圖為尼采尋找一種思想上的整體性。因此,海德格爾不過是想把自己的哲學觀點強加給尼采罷了。尼采并非像海德格爾所解釋的那樣是一位追求形而上學的哲學家,相反,他不過是一位善于進行文字游戲的文學批評家。雖然法國新尼采主義者敏銳地發現了海德格爾闡釋尼采的不足之處,但是,他們對于傳統形而上學的激進態度卻讓他們誤以為在尼采那里,同一性和整體性并不占據特殊地位。眾所周知,酒神狄奧尼索斯這個形象貫穿了尼采思想的始終。狄奧尼索斯代表的正是一種追求同一性和總體性的沖動與渴望。尼采晚期將酒神狄奧尼索斯視為自然的唯一代言人,他借助查拉圖斯特拉之口道出了自然整體的實質:權力意志和永恒輪回。顯然,法國新尼采主義者的尼采闡釋與我們閱讀尼采的感受相去甚遠。
 
  從政治哲學或柏拉圖主義的角度
 
  這一路徑的代表是列奧·施特勞斯。施特勞斯試圖將尼采哲學的基本問題還原成柏拉圖問題。他想借此來關注尼采哲學與傳統哲學之間的延續性,而不像法國新尼采主義者那樣,關注尼采哲學與傳統哲學之間的斷裂性。在這一點上,施特勞斯與海德格爾之間存在著一種隱秘的關聯。海德格爾把尼采視為最后一位形而上學家,其實就是想指出尼采哲學與傳統哲學之間的延續和傳承,只不過海德格爾指出這一點,是為了給他的哲學批判作鋪墊。而施特勞斯在哲學上并沒有海德格爾那樣的雄心。
 
  無論如何,在施特勞斯筆下,尼采更多是一位古典傳統的繼承者,而不是批判者。此外,施特勞斯最值得大家注意的還是他所主張的“隱微”與“顯白”古典學閱讀術。現在繼承施特勞斯的尼采研究傳統的學者有勞倫斯·朗佩特、海因里希·邁耶等人。
 
  從自然主義的角度
 
  近年來,布賴恩·萊特、理查德·沙赫特等英美學者試圖通過實證分析,把尼采解釋為自然主義者。例如,布賴恩·萊特在《尼采論道德》一書中認為,尼采不是后現代主義者,而是科學的自然主義者。理查德·沙赫特雖然反對萊特把尼采的自然主義科學化,但是他也認為,尼采的自然主義并不反科學,尼采無非是想以科學為前提,為理性樂觀主義尋找一個替代性方案。雖然這些英美學者把尼采解釋為自然主義者的目的是想讓尼采與分析哲學傳統對接,但是,他們在將尼采思想條理化、清晰化的同時,卻與尼采背離得越來越遠。這是因為,在尼采的思想中本來就應該包含有一些神秘成分,如果無視或者摒棄這些神秘成分的話,那么尼采思想的吸引力就會大幅降低,而尼采也將不成其為尼采。
 
  因此,要把握尼采的自然主義思想,就無法回避“權力意志”和“永恒輪回”。“權力意志”和“永恒輪回”是尼采對自然的兩個基本描述。只有從“權力意志”和“永恒輪回”入手,才能夠理解尼采晚期思想當中的兩大哲學任務:價值重估和未來哲學。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自然與德性:尼采晚期思想研究”(項目編號為17YJC720010)的階段性成果]
 
  《社會科學報》總第1648期5版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娱乐之神级 时时彩官方最快开奖 时时彩012路下期定位 亿贝时时彩在线登录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微信群 北京pk赛车开结果 时时彩后一6码倍投 二人麻将规则及番数 彩票投注单打印系统 中彩手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