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項目動態 > 列表

南京:中國傳統倫理形態向現代轉變了嗎

作者:東南大學人文學院 范志均/副教授 張金金 周世露

 
  中國傳統社會呈現出家-國兩位一體的倫理實體形態,親家愛國建構了人們兩層肯定性遞進的倫理認同模式。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經歷了倫理實體及其認同的現代轉型進程,同時近年來傳統家國倫理文化強勢復興。那么,我們已經突破傳統倫理實體形態及其認同模式了嗎?還是依然面臨著傳統的和現代的倫理實體形態及其認同模式之間緊張拉鋸的困局?
 
  依據黑格爾的倫理理論,現代社會呈現家庭-社會-國家三位一體的倫理實體形態,愛家-承認社會-信任國家建構了人們三層否定性遞進的倫理認同模式。對于黑格爾關于現代倫理實體和倫理認同的理論,馬克思給予了批判,但也沒有完全否定,因此我們不妨暫且把它假設為一種分析現代性社會倫理實體及其認同模式的基本框架,通過分析東南大學倫理團隊關于“當代中國倫理道德狀況”全國性大調查相關數據(2007-2017),審視和評判中國社會倫理實體形態及其認同模式從傳統向現代轉變的狀況。
 
  中國大眾倫理認同的突破
 
  中國傳統社會是一種家國兩位一體的倫理型社會,它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家國同質”,愛國即親家。隨著改革開放,家國同質的中國倫理實體形態及親家愛國兩層肯定性認同模式是否被突破,乃至發生轉變呢?
 
  以樊和平教授為首席專家的東南大學倫理團隊暨江蘇省道德發展智庫團隊對“當代中國倫理道德狀況”的相關調查(2007-2017年)結果顯示(如圖1):當前中國社會大眾始終把家庭人倫關系排在首位,它對于個人生活仍具有根本意義,而個人與國家的倫理關系則相形見絀,始終被排在末位,且比重較低,對大多數個人生活不再具有根本意義。由此,由家及國、家國同質的倫理實體關系形態和親家愛國兩層肯定性認同模式已經被打破,中國社會倫理關系呈現出一種親近家庭而疏遠國家,家國認同相分離的狀態。
 
  圖1還充分表明,對于中國大眾來說,家庭倫理關系始終是第一重要的,家庭本位的倫理關系秩序依然沒有變化。按照傳統家國兩位一體的倫理關系秩序,排在第二位的應該是個人與國家的關系,而實際上卻是個人與社會的關系,個人與國家關系僅排在第三位。社會關系排在家庭和國家之間,家庭與國家同質的人倫關系被它隔離和切斷。中國大眾認同社會更甚于國家,進而分開家國認同,使親家愛國兩層肯定性互補倫理認同中斷。
 
  如果說中國大眾在一般的倫理關系上重視家庭、疏遠國家,那么他們在“新五倫”關系上同樣見證了親家疏國、家國認同分離的倫理事實。數據顯示,中國大眾對“最重視的倫理關系”即“新五倫”的排序依次是:父母與子女、夫婦、兄弟姐妹、同事或同學、朋友;或是:父母與子女、兄弟姐妹、夫婦、朋友、同事或同學。“新五倫”讓人深思的地方是高居傳統“五倫”榜首的官民關系竟然沒有上榜:在當代中國大眾意識中,國家人倫已經退出“新五倫”,社會人倫關系得到更高認同。如此,則中國傳統倫理社會根基性的“五倫”秩序在中國大眾心中已然斷裂:家與國被社會倫理關系斷開,由家庭人倫無法直接推及國家人倫,家國兩位一體的人倫秩序格局被撕破。
 
  由倫理關系來看,第一,中國傳統社會家國兩位一體同質的倫理實體結構顯然已經被打破,社會倫理關系從弱到強,越過國家倫理關系進入倫理實體關系現代建構過程,中國社會已然開始了倫理實體結構的現代轉換,但是尚未完成,還遠沒有建立家庭-社會-國家三位一體異質的現代性倫理實體關系結構;第二,中國大眾親家愛國、由家及國兩層肯定性遞進倫理認同模式被瓦解,這緣于中國大眾逐步突破家國人倫關系的重圍,正在建立更加廣泛的社會人際關系,中國大眾倫理認同模式開始向現代轉型,但是也沒有完成,還遠沒有建立愛家庭、承認社會、信任國家三重否定性遞進倫理認同模式。
 
  中國大眾倫理認同的失重
 
  從倫理關系來看,中國社會家國同質的結構和兩層肯定性認同模式已然解體,而在倫理實體或倫理共同體上,中國大眾的家國意識是否也被解構,建立了家庭、社會與國家三位一體異質結構和三重否定性遞進的倫理認同模式?
 
  三次關于“家庭、社會和國家對于個人的重要性程度”的跟進調查顯示:2013年國家排第一位,家庭排第二位,社會排第三位,在大眾心目中,國家和家庭的重要程度不相上下,但都遠遠高于社會。但是2016年排第一位的國家占比竟然高達65%,比2013年足足高出13.5個百分點,國家對于個人的重要程度大幅度提升,大眾在精神上越來越認同國家。然而2017年又發生重大波動,家庭重要性上升,首次高于國家(占比分別為48.3%、45.9%)。2017年選擇社會排第一位的占5.80%,比2016年3.30%高了2.50%,比2013年2.70%高了3.10%,社會的重要性穩步上升,但上升幅度有限,顯然大眾依然一如既往極度輕視社會。綜合這三次調查數據可得出,中國社會已然不是家國兩位一體的倫理實體形態,而是家庭、社會和國家三重性的倫理實體形態;但還未真正形成家庭-社會-國家三位一體的倫理實體結構,因為社會太過于輕微。中國大眾對于國家和家庭有著高度的倫理認同,愛家國;卻對社會有著最低度的倫理認同,不承認社會,因此中國大眾還未真正形成愛家庭-承認社會-信任國家三重否定性遞進的現代性倫理認同模式。
 
  家國兩頭大,社會角落化,愛家國不承認社會是當下中國社會倫理實體結構和倫理認同模式的寫真。只有家庭、社會、國家三位一體,整個社會倫理實體的結構才更均衡,中國大眾否定性遞進的倫理認同模式也才更合理。
 
  中國大眾倫理認同的現代轉變
 
  基于已有的相關調查數據,我們基本上可以判斷,中國傳統家國結構和大眾傳統家國認同模式發生了變化,不再是家國兩位一體同質結構和親家愛國二重性肯定性認同模式:由于社會倫理關系的建立和社會倫理實體的發育,家國相分,家和國鼎足并立,中國社會已經初步形成家庭-社會-國家三位一體的倫理關系和倫理實體結構,以及三重性的倫理認同模式,即親家庭、近社會、疏國家,厚家庭、薄社會、重國家,愛家庭、不承認社會、信任國家。
 
  現代社會倫理關系的增進打破了傳統家國兩位一體結構,使得家國在千年之后終被分離,也使得倫理關系呈現出現代性特質。但是就整體而言,中國大眾認同和親近的倫理關系秩序仍然是傳統的而非現代的,這是因為,第一,家庭人倫關系仍舊占據絕對主導性地位,社會倫理關系依然很弱,沒有否定而是從屬于家庭人倫關系,未達到與家庭人倫關系分庭抗禮的地步;第二,整個倫理關系依舊按照家庭人倫“親疏遠近”的差等關系秩序建立起來,本質上仍然屬于傳統范型,基于承認個人特殊性和權利的現代性社會倫理關系范型尚未建立起來。中國大眾認同的倫理關系秩序仍然需要實現從傳統家國倫理關系秩序到現代社會中心的倫理關系秩序的轉換,這需要大力發育法律承認和社會承認的個體權利平等的倫理關系,使現代社會性倫理關系占據重要地位,足以否定性制衡情感性差等家庭人倫關系。我們應當促進社會個體的成長,通過社會承認個體權利以使個體承認社會,并且讓社會的歸社會,國家的歸國家。(本文為江蘇省道德發展智庫,“2011計劃”“公民道德與社會風尚協同創新中心”,東南大學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專項資金項目的階段性成果)
 
  《社會科學報》總第1644期5版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pk10赛车冷热号码怎么找 官方亚洲版 爱配资官网 高手打麻将必赢技巧 任三倍投计划 六人牛牛房有挂吗 网赌幸运飞艇庄家能控制吗 三公游戏软件 11选五胆拖投注技巧 捕鱼达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