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教育部信息 > 列表

兒童文學如何存在(15JZD039)

作者:蘭州大學文學院副院長 李利芳

◤我們不再追問“兒童文學是什么”,而是會關注“兒童文學如何存在”或“兒童文學應該如何”。這些提問直指當前兒童文學生態環境,以及兒童文學批評現狀的焦點問題。
 
    “兒童文學評論價值體系建設”的提出是我國兒童文學觀念發展進步的一個產物,也是觀念自身推進與文學實踐充分發展相互作用的結果。我們對兒童文學的研究正在從“事實認知”走向“價值認知”,從“本質論”思維立場轉向“價值論”理論視閾,即我們不再追問“兒童文學是什么”,而是會關注“兒童文學如何存在”或“兒童文學應該如何”。這些提問直指當前兒童文學生態環境,以及兒童文學批評現狀的焦點問題,諸如兒童文學批評標準、批評尺度、批評難度、“文學”與“市場”糾纏不清等問題。“價值體系”的建設是一項理論工作,仍屬于兒童文學基本原理范疇,其基本思路是在立足于既有中外兒童文學理論與批評實踐的基礎上,切實面對本土語境與本土文學經驗的發問,在對“兒童文學評論”這一實踐活動準確認識和把握的基礎上,突出價值思維與價值評價觀念導向去建構一個理論系統,力圖去解決“兒童文學究竟對誰有用、有什么用、用處有多大”等一系列涉及價值判斷和評價的根本問題。
 
  兒童文學評論價值體系建設的是有關于兒童文學評論活動的價值理論,它突破了從一般的兒童文學原理角度去研究批評,從價值學角度研究批評的價值評價屬性,研究批評主體與批評客體價值關系的建立,以及對這一關系起關鍵影響作用的兒童文學價值觀念、價值標準以及伴隨的批評理論方法等。將價值體系研究依然定位于兒童文學基本原理,主要考慮的是立足兒童文學價值學視點,嘗試實現兒童文學一般原理、既有批評理論與新的價值批評理論的兼容,以此既豐富拓展兒童文學基礎理論研究,又增進兒童文學評論價值判斷發生的科學性,明確其學理依據。
 
兒童文學藝術價值的形成機制
 
  兒童文學是文學大家庭中的一個特殊門類,它是“文學”,符合一般文學的規律特征,因此有關一般文學藝術價值形成機制的研究成果都可以用來認識說明兒童文學。但除此之外,兒童文學的藝術發生及其價值形成又有其絕對的特殊性,這源于兒童文學活動中價值主體及其關系的特殊性,以及價值目的的特殊性等。隨著社會物質生活的變化,以及因此而引起的社會心理、社會文化結構的不斷變化,兒童文學藝術價值的形成機制本身在不斷演繹變化。諸如不斷擴展的多元價值主體的構成特點、價值主體之間關系的不斷變化、兒童價值主體的不斷被發現肯定等,都是影響兒童文學藝術價值形成機制的關鍵要素。這些都需要及時更新研究,從而從學理上辨清“為何存在價值高低優劣”等指涉為價值判斷的命題。
 
  藝術價值形成機制研究主要聚焦的是兒童文學價值構成的“合理性”,它從直接的兒童文學滿足“兒童”閱讀需求這一價值的一元出發,觸及與探問環繞這一藝術活動可能涉及的諸多價值要素與環節。藝術價值形成機制研究逼迫我們深入到兒童文學活動運行的內部結構中,去深挖與細剖各種顯性的“藝術價值”所以“成立”的依據所在,甄別各類“價值”的“真實性”與“虛假性”,澄清“虛假價值”的危害,并找到對應的解決辦法。
 
兒童文學價值觀念是理論基石
 
  兒童文學的價值觀念,是評價主體有關“兒童文學有價值”之回答,它的內涵是人們有關兒童文學的價值選擇和價值取向,其前提是對兒童文學價值屬性及其構成要素的發現與肯定。兒童文學價值觀念形成與發展的歷史,也就是自覺意義上的兒童文學形成與發展的歷史。這一價值觀念是特定時代的產物,它的價值內核是人類對童年特別品質的覺醒,是對兒童主體性的價值認定。
 
  價值觀念是兒童文學評論可以發生的理論底座,或者說,批評就是運用了價值觀念而形成的判斷與評價,評價主體持有什么樣的價值觀念,就直接決定了其評價的方向與結果。評價永遠不是“無中生有”的,它決定于其背后的“觀念”。兒童文學評論所以“亂象叢生”,缺乏秩序感與方向性,根本起因是兒童文學價值觀念的“穩定性”出了問題,它在這個時代不占主流,而“活動性”正處于最旺盛活躍的時期,多元價值觀與喧囂的消費語境為這種“活動性”賦予了更加充沛的能量,基本是處于觀念碰撞、系統結構被重置盤活的特殊時期,主體性過于充溢而眾聲喧嘩或緘默不語,都使得穩定性的回歸與重建成為體系內在運行的必然。在這種情況下,冷靜的態度是摸爬梳理、條分縷析地從歷時與共時的維度弄清楚兒童文學價值觀念的不同形態,解析清楚每種形態存在的“必然性”,抽繹那些所以具有延續性的“共同性”要素,同時既指認其時代發展的部分,又摒棄其價值內核非恒定性的部分。
 
兒童文學價值標準的迷惑
 
  當下,有關兒童文學的評價標準是最令兒童文學界、出版界,以及其他社會各界頭疼的問題。從目前呈現出的豐富的兒童文學現象來看,兒童文學的“評價標準”似乎已經成為了一個誰都可以對它指手畫腳、品評論斷、自說一詞的評價對象。對“評價標準”的懷疑與質詢究其實質顯示的是對“兒童文學價值標準”的迷惑,即對“什么是兒童文學的價值”、“兒童文學的價值應該是什么樣的”等核心問題的不確定感。這一不解與困惑感產生的背景恰恰就是現如今我國兒童文學得到充分發展的大時代,各類出版物蓄勢待發,噴薄涌出,亂花迷眼,一時間我們失去了應對的能力。因此,穿透雜亂表象,披荊斬棘,讓兒童文學首先回歸到最基準的“價值坐標”體系中去,解析其作為“文化建構”產物的各個結構性價值維度,闡述各維度間,以及與相關“外在環境”間建立價值關系的時代性與必然性特征,進而在厘清與界定兒童文學價值觀念的基礎上,在一種復合整體的“體系”范式中來確立與安放“標準”。我們對“標準”的企盼內含的是對相對“穩定有序”的兒童文學價值觀念的認同,是想確立一種“規則”與“邊界”,使“兒童文學”的存在不致于因物質體量龐大繁多而失去了“價值核心”。
 
  基于近年來兒童文學及出版界不斷提出的兒童文學批評乏力,對兒童文學評價標準應重新看待、調整、豐富、補充等觀點,亟需聚焦于兒童文學評論“價值評價”這一核心范疇,研究多元文化與消費文化語境中兒童文學“應該如何”的基礎理論問題,以此為批評界提供及時的理論武器,以抵御兒童文學評論眾說紛紜、評價混亂的現狀,為兒童文學事業健康發展作出適時的價值選擇與引導。【本文系2015年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項目“文藝評論價值體系的理論建設與實踐研究”(15JZD039)的中期成果】
 
《社會科學報》總第1542期5版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欢乐四川麻将 欢乐麻将二人麻将诀窍 时时彩能不能稳赚 玩骰子猜大小单双技巧 pk10直播开奖赛车App 时时彩组六稳赚软件 福建时时开到几点 七星彩规律软件工具 云南时时中和值走势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