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数字彩票投注通

公告欄:

首頁 > 教育部信息 > 列表

走向世界的中國童年精神書寫(15JZD039)

作者:蘭州大學文學院教授 李利芳

◤當我們朝向童年生命時,所有面對者的靈魂都可能會是震顫的,內心都應該是柔軟的。是否可以說,童年,是人類回歸完全認同、實現情感共鳴的最理想通道?
 
  中國童年精神主要形成發展于與孩子相關的文學藝術事業中,如兒童文學、兒童影視作品、動漫游戲等,其精神內容與文化思想可以廣及延伸至兒童生活的各個領域,甚至輻射到成人社會。童年精神自身是個歷史范疇,它基于人類對童年問題的自覺發現認識而成立,在世界范圍內的推進也就不到四百年的時間。中國古代思想寶庫中有珍貴的對童年精神價值的經典闡述。但系統的、作為一種學科話語奠基與建設的“童年精神”則主要產生于“現代中國”,至今發展有百余年的歷史,主要集中于兒童文學領域。
 
童年是實現人類認同的理想通道
 
  新世紀以來,隨著我國原創兒童文學及童書出版事業的迅猛發展,以“童年”為價值核心的文化現象與文化產品愈益豐富多元,與此同時,社會、學校及家庭,乃至兒童自身對兒童教育與發展也日甚一日提出更高的要求。因此,以“兒童”為中心的文化建設也切實面臨著“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基于此,“中國童年精神”的提出與強化便是一個迫切的時代性課題,特別是,聯系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思想,激發立于童年維度的文化創新創造活力,以促進世界范圍內始于童年的“民心相通”,更顯示這一學術命題的中國性內涵。
 
  童年精神生長于童年生命內部,但它卻是一個觀念生成的過程,即它是一種文化建構。支撐童年精神內核的是社會之于童年的價值觀念,具體到兒童身上我們稱之為“兒童觀”。兒童觀的本質規定性就是它的社會文化實踐特征,它決定了提供給孩子的精神產品的基本價值屬性,這些精神產品的意識形態屬性不言自明。毫無疑問,當我們講童年精神的時候,應該是兒童觀在現代意義上已經發展進步到一定水準的產物。
 
  就人類發展史來看,我們在一些經典的兒童文學藝術作品及其形象中能夠體悟到作為童年精神存在的區別性特質,它們獨有并主要存在于與兒童相關的藝術形態里,這正說明其藝術創造通道的唯一性與獨創性價值。童年,這是一處人類可以獲得并創造精神價值的富礦。這一財富攜帶著原始的、本真的、自由的、透明的、溫暖的、棄惡揚善的、昂揚向上的、以愛為靈魂的意義元素。世界無論哪個角落,人類所堅守的、達成共識的基本價值觀與準則底線,均不外乎這些高貴的精神品格。它們原本就由童年期而發端,是童年生命內存的天然價值質素,也是人類文明進步自覺的價值選擇。當我們朝向童年生命時,所有面對者的靈魂都可能會是震顫的,內心都應該是柔軟的。是否可以說,童年,是人類回歸完全認同、實現情感共鳴的最理想通道?
 
兒童文學中的民族精神特質
 
  童年精神是人類與世界精神財富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它的創造卻來自不同的歷史階段、不同的國別與文化區域。今天我們講文化自信,講提升全民族的文化創新創造活力,我們特別要重視的是來源于童年的這一部分情感與思想的力量。世界范圍內童年精神的內涵被不斷的充盈,而來源于中國大地、來源于中國歷史文化長河的這一份卻是唯一的,無法復制。不過它們依然需要我們不斷地去作價值闡釋。
 
  同時,經過新時期的觀念革新,至新世紀以來,我國兒童文學事業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發展高度,且當下依然保持著旺盛的發展勢頭。但我們要承認的是,我國原創兒童文學真正的鼎盛期還未到來,此時,我們可能最應該做的事情是理性冷靜地思考,作為生長于中國大地上的兒童文學,我們之于世界的藝術貢獻究竟會是什么?我們究竟以什么樣的藝術品質與文學思想去向世界發言?當我們以中國的童年生活與童年資源為審美對象去生成兒童文學世界時,我們如何才能超越那種平面的、瑣碎的、重復的、無實質性開拓的工作?總之,在兒童文學中,我們能夠凝練薈萃的、屬民族文化性格的那部分精神特質究竟是什么?
 
  2016年,曹文軒獲得國際安徒生獎。這是中國兒童文學作家有史以來獲得的最高殊榮。它是來自世界兒童文學界的最高肯定,其之于中國兒童文學的精神認同與文化自信意義無法估量。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授給曹文軒的頒獎詞中提到:“他用美妙的筆觸描繪了巨大挑戰下兒童的復雜生活……他的作品不掩飾人類境況,認可生活經常充滿悲劇,兒童可能遭受苦難。同時,他們相愛,能在最需要的時刻發現人性的品質和善意,從而得到救贖……曹文軒確立了一種典范……他幫助中國形成了注重兒童世界現實的文學傳統(張明舟譯)。”曹文軒獲獎后在接受采訪時提到:“我的作品是獨特的,只能發生在中國,但它涉及的主題寓意全人類。這應該是我獲獎的最重要原因。”曹文軒能夠代表中國最終獲得該獎,具有絕對的必然性。這深深奠基于他自新時期以來在兒童文學創作實踐與美學理念上的持續探索。他在1984年提出“兒童文學作家是未來民族性格的塑造者”,于1997年在《草房子》的后記中,又提出了“追隨永恒”的兒童文學美學思想,之后又發展為兒童文學“為人類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礎”。他用“草房子”搭建起了中國的童年文學地理空間,他表達的中國童年精神是具體的、意義豐饒的,已經聯通全世界。
 
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的重大課題
 
  近年來,“中國童書走出去”、“中國兒童文學走向世界的意義”、“中國兒童文學的國際化”越來越成為少兒出版及兒童文學界熱議的話題。隨著少兒圖書版權資源和自主知識產權的積累,我國在原創童書對外輸出、童書插畫藝術國際交流、童書創作的國際合作等領域均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績。如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僅在2017年一個年度版權輸出圖書品種數量就達418種,創歷史新高;浙江少兒社收購了澳大利亞專業童書出版社新前沿出版社;湖南少兒社在打造“中國童書海上絲綢之路”項目;安徽少兒社發起成立“絲路童書國際聯盟”;2018年中國將成為博洛尼亞童書展主賓國……在“一帶一路”倡議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嶄新時代背景下,中國童書已經成為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重要板塊,在參與世界童年文化建設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主席帕齊·亞當娜表示,“在未來十年內,中國可能成為世界少兒出版的最重要的力量”。
 
  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有關于人類與世界的進步。兒童是全人類的始基,他們的發展就是人類未來的發展。提供給兒童的精神產品,是對全人類未來負責的食糧。站在中國大地上寫作的兒童文學作家們,他們積極思考與努力創新的,就是這樣的美學挑戰,其內核就是走向世界的中國童年精神。因為和平與發展依然是當今世界的時代主題,從童年維度出發建構的審美理想世界,其終極價值取向均歸于此。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中國童年精神的書寫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從文化實踐到理論總結,很快就會成為一個重大的時代課題,受到世界矚目。[本文系2015年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項目“文藝評論價值體系的理論建設與實踐研究”(15JZD039)中期成果]
 
《社會科學報》總第1609期5版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2胆全拖 深圳35选7 冠亚和值套利 体彩31选7选号技巧 河北11选五跨度走势图 天津时时平台开发 3D软件 直播kj5588 乐乐彩票怎么样 彩票21选5开奖结果